「導致腐敗的不是權力而是恐懼。那些掌權者恐懼喪失權力及無權者恐懼權力的蹂躪,都導致了腐敗......」

                                          --翁山蘇姬〈恐懼與自由〉

 

    最近在因緣巧合下,重新接觸到這位偉大女性的故事。我記得很小的時候曾經在自由副刊上看過一篇關於她的報導,內容已經記不得了,但是這名字深深地印在我的腦中,這兩天又再一次發現她的生命、她的偉大。

 

 

    "Love, Is not the easy thing
The only baggage you can bring
Is all that you can't leave behind"

    這是愛爾蘭知名搖滾樂團U2在2004年出版的一張聲援釋放翁山蘇姬的雙CD專輯中,獻給翁山蘇姬的一首歌的歌詞。翁山蘇姬1945年出生於緬甸仰光,正是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當年;她父親是領導緬甸脫離英國獨立的重要人物,翁山將軍。緬甸和許多東南亞諸國一樣,在19世紀帝國主義擴張的時候成為英國的殖民地,在三次的英緬戰爭之後成為英國的殖民地,為印度底下的一省;英國在當地除了基礎建設的興建之外,也適當地給予緬甸人自治的權力。二次大戰爆發後,緬甸被日本佔領並得到日本的支持宣布獨立,在戰時轉而支持同盟國,也站在反法西斯主義的立場。戰後緬甸又回到英國手中,直到1948年得到英國議會同意獨立;然而好景不常,由於共產勢力的入侵導致紛爭不斷,內戰連連,1960年雖然舉行大選,卻在兩年後遭政變而成為軍政府掌權的極權社會主義國家,直到今日。

 

    同樣是命運多舛的國家,緬甸在紛亂的近代史中卻出了翁山蘇姬這樣偉大的女性政治家。在她兩歲的時候,父親就奔走於和英國獨立的談判中,卻不幸遇刺身亡;雖然隔年英國隨即同意通過緬甸獨立的法案,但是其國家人民並未因此而真正受惠,混亂的政治局勢仍然使該國成為80年代國際人道救援的主要目標之一。翁山蘇姬曾赴英國牛津大學留學,受到印度民族英雄甘地「非暴力」主義的影響,認為要求民主政權不一定要透過暴力革命的方式,可以採用公民不合作的態度,迫使統治者開放民主的權力給民眾。在她承繼父親志業、推動緬甸獨立運動的過程中,卻也因此付出了個人的家庭生活和自由。她真正參予政治活動是在80年代末期,1988年她英國回到緬甸照顧生病的母親,同年卻軍政府發動政變掌權,促使她投入政治活動、改革民主進程,卻也不幸遭到當局的軟禁,甚至拒絕了要求她離境以獲得自由的條件。

 

    1990年舉行的大選中,她所屬的政黨獲得勝利,她也理應成為緬甸總理,但是卻遭到軍政府翻臉不認帳,拒絕交出政權。此事使得緬甸的政治情勢成為國際注目的焦點,也間接造就她獲得1991年諾貝爾和平獎的殊榮;挪威諾貝爾委員會在官方文告上如此讚譽她的成就:「翁山蘇姬的努力是近十年來亞洲爭取民主自由歷程的不凡典範,她已成為反抗極權的象徵。」即便獲得國際上如此的肯定,她仍然受到當局的監禁直到1995年。而諾貝爾委員會頒發130萬美金的獎金,她用來成立信託基金,作為促進緬甸人民健康和教育所用。

 

    1995年被釋放的時候,翁山蘇姬曾有機會赴英國探訪她在牛津唸書時期認識的丈夫和兩個摯愛的孩子,然而她心裡明白,一旦她離開了緬甸國境,就再也沒有機會回到這塊土地上。因此,她選擇留下,繼續為緬甸的民主化努力。從她1990年被緬甸政府監禁,到1999年她丈夫在英國逝世為止,她再也沒有機會見到她的家人。

 

    2000年9月,她再次被政府所軟禁。兩年後再一次由聯合國主持的秘密些商會議之後,她再次獲得釋放;在許多人認為,一如翁山蘇姬本人所說,是「國家新的黎明」的同時,2003年她再度被補,經過一段時間的監禁和一次手術之後,她持續被監禁在緬甸前首府仰光(2005年11月,緬甸政府突然宣佈遷都,由南部濱海的仰光遷到中部山區森林中),直到今日。

    2004年間,聯合國曾派緬甸事務大使前往探視翁山蘇姬,並試圖再次推動雙方的會談。同年,她也獲得時代雜誌「2004年亞洲英雄」網路票選的得主,成為世界網友公認的亞洲民主英雄。2005年6月19日,她在監獄中渡過她60歲的生日,並繼續成為世界上唯一仍被囚禁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資料參考:維基網路百科,詞條:翁山蘇姬、緬甸

 

 

 

Unplayed pianos
Are often by a window
In a room where nobody else goes
She sits alone with her silent song
Somebody bring her home

    --Damien Rice & Lisa Hannigan 

 

    比較起台灣的一般民眾、諸多知識份子和政治運動者,國際間對翁山蘇姬的關切十分積極,甚至連許多流行音樂家也都投注許多關切在她的身上。相較起國內只顧者搞八卦搏版面,左抄又仿了無新意的所謂「藝人」,國外的流行音樂界我覺得很了不起的一點是,許多流行音樂工作者會將時事和正式議題帶入他們的作品中,以喚起大眾更多的注目;這些人的作為使他們從事的流行音樂、大眾文化消費工作在我看來是值得被放在「音樂家」的名號下被尊敬的。

 

    愛爾蘭老牌搖滾樂團U2在主唱Bono的帶領下,成為西洋藝人熱心關注國際事務的代表;他從自己家園的北愛爾蘭獨立問題到愛滋病防治、非洲內戰及難民、貧困兒童和人道救援等等全球議題,都多有涉略和參與,並因此獲得樂迷和西洋藝人們的尊敬。在翁山蘇姬的事件上,他曾在聲援翁山蘇姬的官方網站上撐讚翁山蘇姬是「真正的英雄」,並且在一張聲援翁山蘇姬的雙CD特別音樂合輯上獻出"Walk On"這首歌給翁山蘇姬,裡面的歌詞唱道:

「妳大可以自由飛翔,恣意歌唱

在看似開闊的牢籠中,妳將是那唯一飛翔的鳥兒

為了自由。」...

「家園,是心唯一的所在。」

 

    去年因為電影《偷情》的一首插曲"Blower's Daughter"而頗受注意的歌手Damien Rice,也曾在2004年間訪問緬甸,雖然無緣見到翁山蘇姬本人,不過這次緬甸的訪問讓他載拜訪過當地人民的生活狀況、並且得知許多翁山蘇姬的消息之後,和他的伙伴,合聲音樂家Lisa Hanningan一起作了"Unplayed Piano"這首歌獻給蘇姬。同時他也建立了一個簡單的網站推動援救翁山蘇姬的行動,在以下網址http://www.actionburma.com/#top裡面,可以看到左側有一些Damien緬甸之行的照片,以及"Unplayed Piano"的試聽連結、其他援救翁山蘇姬的網頁連結、還有一個簡短的紀錄片,敘述緬甸人民生活的現況。最重要的是,網友們可以在中間的對話框中留下姓名和e-mail,參與寄請願信給緬甸當局和各國駐緬甸大使館官員,請求釋放翁山蘇姬的活動。更可以勾選"Stay in touch",持續關心相關消息。網頁中可以看到蘇姬站在窗邊的照片,在不會有人經過的窗外,她仍然望著能夠有一天踏出囚禁的監牢,讓她的國家和人民能真正有追求民主、自由、和平和幸福生活的機會。

 

 

*在無聲的土地上...

這是翁山蘇姬本人所做的詩,擷取自支持者為她做的官方網站 Daw Aung San Suu Kyi

 

In the Quiet Land....
In the Quiet Land, no one can hear
what is silenced by murder
and covered up with fear.
But, despite what is forced, freedom's a sound
that liars can't fake and no shouting can drown.

 

 

*相關連結及網路資源:

1. 翁山蘇姬支持者建立的官方網站:http://www.dassk.org/index.php

2. 「釋放翁山蘇姬」網站:http://www.actionburma.com/

3. 1991年諾貝爾和平獎官方文告:http://nobelprize.org/peace/laureates/1991/press.html

4. 2004年時代雜誌「亞洲英雄」網址:http://www.time.com/time/asia/2004/heroes/poll_results2.html

5. U2的Bono說明"Walk On"這首歌如何受到翁山蘇姬的啟發:

http://www.u2.com/music/index.php?album_id=56&type=all_singles

6. 英國「援救翁山蘇姬」活動網址:http://www.burmacampaign.org.uk/

7. 某部落格上"Unplayed Piano"的MV和歌詞:http://blog.xuite.net/pedrowei/bourgeois/5288999

創作者介紹

城市所擁有的和欠缺的。

whiteligh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