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k Herlihy: [to Bertram about his ability to see ghosts] Everybody needs something done and you're the only person who can see or hear us.

──Ghost Town, 2008

 

 

死亡永遠是人類最深沉的恐懼、難以面對的課題;但死亡也總是無時不刻在發生,端看什麼時候會輪到摯愛的親朋好友,或是我們本身。

 

死亡也帶有一種詭譎的二元性:對未知的恐懼與對更好生活的期待。現實的世界永遠那麼真實,在各種肉體的需求與心靈的慾望之中,人們總捨不得放下所擁有的歡樂與美好,同時希望獲得更多。我們害怕死後未知的世界以及被俗世所遺忘和捨棄,但我們又懷抱著一個美好的想像,想像死後的世界是天堂、極樂世界、流奶與蜜的應許之地,而悲觀些的人則認為,再糟糕也不會比這個充滿各種壓力、情感糾葛、物質慾望的現實更差了。

 

因此,當死亡成為藝術表現的課題時,也在恐懼與期待之中化成美好的天堂或醜惡的地獄,「人」在其中則以「鬼」或「靈魂」的型態幽幽出現,在天使和惡魔的夾道下狂喜或哀嚎…。更常見的另一種表現方式,則是鬼魂死後依然與我們並存,在現世裡遊蕩追尋,試圖重新與我們連繫、溝通、了卻心願。

 

幾乎各種藝術媒介都有這樣的表現:小說、音樂、戲劇、舞蹈、電影……層出不窮的同時,常常容易讓人覺得老梗。鬼魂不論是主角或配角,通常都有著未了的遺願,在主觀或客觀的人稱敘述中,祂們藉由自己或他人(靈媒、陰陽眼)的幫助,與人世接觸,在重重困難中完成自己的願望……

 

真要說起來,這部2008年的電影《超感應妙醫》也不脫這樣的敘事架構:一個毫不關心周遭人事物的刻薄英國牙醫,在紐約市的高級住宅區執業,一次簡單的身體檢查(還是很尷尬的便秘)讓他嚴格上來講「死」了幾分鐘,回魂之後竟然擁有能夠看見並且感應亡魂的能力…;另一方面,電影一開始就看到莫名死亡的鬼魂Frank,在曼哈頓附近遊蕩的同時看到被眾多「鬼魂」追著跑的Pincus,決定與他談好條件:如果Pincus幫忙他完成破壞妻子新戀情的工作,Frank就會幫他和其他鬼魂講好條件,不再騷擾他…

 

非常簡單的故事架構,而後來的劇情發展和結局,是好萊塢愛情喜劇一貫的過程,或許對觀眾來說不是十分新鮮的劇情,但我認為這是一部以愛情包裝的黑色喜劇:「並不表現一種單純的滑稽情趣,而帶著濃重的荒誕、絕望、陰暗甚至殘忍的色彩。作品以一種無可奈何的嘲諷態度表現環境和個人(即「自我」)之間的互不協調,並把這種互不協調的現象加以放大,扭曲,變成畸形,使它們顯得更加荒誕不經,滑稽可笑,同時又令人感到沉重和苦悶。[1]

 

編劇藉由Pincus對事物的冷嘲熱諷、毫不關心的態度(加上演員Ricky Gervais獨特的英式幽默口吻),呈現的是當代城市人們一貫的疏離,但是藉由推動劇情的事件──與鬼魂Frank和他的未亡人Gwen之間的關係,逐漸發展一種奇異的友情和愛情,在這些關係的發展中,揮之不去的魅影是各種有著未完成願望的鬼魂來來去去,還有Frank、Gwen、Pincus之間關係的微妙變化。

 

三位主要演員都是非常具有實力的演員:飾演Dr. Pincus的Ricky Gervais是英國出身的喜劇演員,小虎牙的微笑充滿喜感,而他厲害的地方在於即興的脫口秀幽默,聒噪中又有諷刺,即便是演配角都十分搶眼,例如《星塵傳奇(Stardust, 2007)》中的魔物商人、《博物館驚魂夜(Night at the Museum, 2006、2009)》的經理等等,他同時也是影集《辦公室風雲(The Office)》的編劇,給該劇帶來不同美式幽默的各種笑點。

 

Greg Kinnear飾演Frank,是個有點痞的中產階級花花公子,其實滿適合他的形象。第一部看到他的電影是《當真愛來找碴(Nurse Betty, 2000)》,也是有點黑色喜劇的劇情片,現在看卡司還真夠強;再來最有印象的是《小太陽的願望(Little Miss Sunshine, 2006)》,裡面飾演中年危機的爸爸角色,在事業的不順和家庭之間選擇臨門一腳的付出;然後在《寶貝媽媽(Baby Mama, 2008)》裡和Tina Fey大談搞笑戀情,讓我對他演喜劇的功力有不一樣的看法。

 

Tea Leoni是個在劇情片和喜劇片演出都令人感到亮點的女演員,雖然他演出的作品並不算多,許多人應該對1998年的《彗星撞地球(Deep Impact)》裡面女主播的角色有印象,還有2001年《侏羅紀公園三(Jurassic Park III)》裡面急切尋找愛子的媽媽。喜劇部分2005年與金凱瑞合作重拍的《我愛上流(Fun with Dick and Jane)》充分發揮她的搞笑功力,有點八字眉的衰樣讓她在劇情片裡有悲情,喜劇片裡有笑點,十分有趣。另外推薦一部溫情小成本電影《真情快譯通(Spanglish, 2004)》,也是亞當山德勒比較嚴肅點的影片。

 

It’s us should let go.

 

電影中也提出了一個有趣且耐人尋味的說法:一般認為鬼魂在人世間遊蕩的原因,是因為祂們仍有諸多遺願未了;但在劇末,PincusGwen的一番對話說明了劇情中Frank完成了「自己」的願望後,卻沒有安心上路的原因──因為有願望未了、該放手的不是那些已逝者,而是仍活著的我們。對於亡者我們仍有許多願望、許多話語、許多疑問,在茫茫生死兩相隔的情況下,彼此反而用更堅強的鎖鏈相互羈絆著。

 

這樣的設定讓這齣電影在悲傷、絕望和幽默之中,更挖掘出一道深度。

 

另外,片中也有許多耐人尋味的小細節值得注意。例如Frank幾次見面都戲稱Pincus為「pink ass」,直到最後才真正嚴肅地改稱Pincus;紐約市裡各個路人鬼魂雖然戲分不多,但都很有特色地發揮應有的「笑」果,而且讓我們知道遺願不只是對家人,也有朋友、同事和奇奇怪怪的理由。還有,用燈和光的意象表是鬼魂離開的攝影手法,加上溫暖鮮明的鏡頭色彩,讓紐約這個城市呈現了充滿人的溫情和愛的存在。

 

一直以鬼影糾纏著我們內心的,其實就是這個現世裡所有放得開與放不開的,真實人生。

 

電影名稱: 超感應妙醫 Ghost Town

導演: David Koepp

演員:

Greg Kinnear

Ricky Gervais

Téa Leoni

片長: 102 min

發行國: USA

年份: 2008

IMDB http://www.imdb.com/title/tt0995039/

 


[1] 維基百科中文版「黑色幽默」條目:http://zh.wikipedia.org/zh-tw/%E9%BB%91%E8%89%B2%E5%B9%BD%E9%BB%98

創作者介紹

城市所擁有的和欠缺的。

whiteligh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