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streets our hands are lifting, as we lose our inhibition

Celebration, it surrounds us, every nation all around us [1]

 

 

 

如果這世界上有一種體育活動,可以超越種族、國家、政治而使所有人投入其中,並且同時創造社會、經濟、科技和文化價值,這會是怎樣的一種遊戲(Games)?

 

足球,應該是唯一的答案,可以達到這樣偉大的目地和成果。四年一次的世界盃足球賽,同時讓全球一半以上的人口,見證了人類在達成「萬眾一心」這個烏托邦的目標上,卓越的成果。

 

足球的興起和流行,與飛機、傳播科技一樣,都不過是最近一百年裡的事情;然而對於創造了這個星球當今樣貌的人類而言,在戰爭、能源、糧食、經濟等種種使我們倍感生存壓力的問題中,誰想得到一項單純的運動競技,竟如文學與藝術一樣,能成為心靈的寄託,打破種種藩籬。

 

 

476px-FIFA_World_Cup_2006_Logo_svg.png 

2006年德國世界杯足球賽標誌

 

對大多數人來說,足球並不是我們非常熟悉的運動(事實上,有什麼運動項目是多數台灣人詳細了解其歷史、規則、並全心投入參與的?),或許求學時期它曾經是某堂體育課的考試項目,但有多少體育課被拿去考試跟自習?總之,雖然我們不很熟悉足球,但足球這種運動的確是世界上最被廣泛接受的運動之一,世足賽更是唯一能和奧運匹敵的國際性單項運動盃賽,原因為何?

 

足球的進入門檻低:只要有一顆球,或圓形的物體就可以玩,人數從一人到二十二人都不拘。籃球的球需要有彈性、記分要有籃框;棒球一定要有球具,就算最基本的傳接練習也要兩個人以上;排球雖然一個人也能玩但同樣需要有彈性的球;羽網球除了網還要有球拍…更不要說這些運動需要的場地都有限制,游泳就更不用說,得要有水才行。

 

足球的規則簡單:只要進球門就算得分,因此任何人都可以理解規則。當然,像世界盃或職業聯賽競技時需要增加越位、紅黃牌等規則,但是對於偏遠地區的小孩而言只要有空地就可以練習,有時候甚至連守門員都不需要,因此他們可以很容易找到打發時間的遊戲。

 

FootballKhmer.jpg 

踢足球的柬埔寨小孩

 

就現有的各種運動來說,門檻低的足球相較之下更容易成為跨文化、跨地域推廣,並被全民接受的運動類型。對於相對落後的地區或國家來說,除了提供大人小孩有益身心的娛樂之外,更是能迅速與世界文化接軌的活動。

 

另一方面,簡單的規則讓門外漢能輕易了解球賽的進行,看比賽是從達官貴人到市井小民都能參與的活動。當四年一度的世界盃開踢,透過贊助商鋪天蓋地而來的宣傳和新聞媒體的行銷,都讓更多人開始關注比賽;全球直播的科技,更創造一種心理認同的投射,不一定是國家或族群的認同,足球百年歷史裡的各種巧合、迷信與魔咒、經典賽事、超級球星等等茶餘飯後的話題,都成為觀看樂趣的一部份,誰都可以就這些戲劇性的敘事中,挑選自己喜歡的內容,而成為任一方的球迷。

 

 

FIFA-WFC06-ArgentinaAlemania-178821896.jpg 

2006年世界盃足球賽,屏息凝神的阿根廷球迷

 

因此,台灣雖然沒有成氣候的職業聯賽,每四年一次的世界盃依然可以在台灣造成不小的話題與轟動。

 

 

19236_259301441055_117766051055_3715932_8046051_n.jpg 

台菲足球交流賽時的台灣球迷。圖片來源:facebook「Raffiche Azzurre藍色疾風足球加油團」

 

彷彿戰爭一般,球場上兩隊的爭奪,結合了對立、求勝、戰術運用、創造歷史等等特質,既是遊戲,也是運動,更是戲劇──這是當代許多體育活動都擁有這三種性質──但唯有足球,在規模上滿足了我們的想像,在時間上更因為規則的設定,而有種瞬間即永恆的不可預測和難以追回的性質。

 

更重要的是,它或許是唯一最接近能實踐「公平」或「平等」的運動,只要是身體健康的人類都可以投入遊戲,可以在世界彼端的球場發光發熱,而不需要透過貴族般專門的訓練,或受到昂貴球具的限制。因此一般認為落後的非洲、南美洲國家,以及足球風氣較不盛行的亞洲國家,也都能夠有傑出的足球運動員進入世界舞台,甚至組織成國家隊,與歐洲國家在世界盃的舞台上一較高下。

 

 

s14_19455701.jpg 

南非約翰尼斯堡附近,一個小守門員試圖在木頭搭的球門前撲救一個射門

 

s25_19431027.jpg 

2009年洲際國家盃,南非守門員撲救西班牙的進球[2]

 

除此之外,足球同時創造了龐大的商機,使得在獲利的前提下,確保比賽順利進行成為規劃單位共同的目標,因此──雖然是出於現實的目的──所有相關單位都有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壓力:制定規則的世界足球協會總會(FIFA)、運動用品廠商、擁有龐大資本的跨國企業、各國國家隊的球員和教練、主辦國的政府和體育機關等等。這絕對是一項龐大的工程,要整合球賽以及從轉播、指定用品與周邊商品到全球行銷的種種細節;呈現在球迷眼中的是精采而流暢的球賽,驅動一切的是球迷出於認同而進行的消費行為。

 

因此,主辦世界盃足球賽,就成為展示一個國家的國力,以及創造萬眾一心的國家認同的最佳舞台,更是消彌歧見、創造世界和平的一線曙光。尤其是西元2000年後的這十年裡,人類面臨地球環境與社會巨變的不確定性,舉辦的這三屆更具有其代表性:2002年日韓世界盃,代表亞洲國家的崛起和兩個競爭國家之間歧見的整合;2006年德國世界盃,則是自二戰和兩德統一後,德國與歐洲彼此信心重建的成果;2010年南非世界盃,是非洲國家百年來第一次主辦,也是非洲擺脫殖民歷史、經濟發展有成並邁入世界的初次登場大秀。

 

 

512px-2010_FIFA_World_Cup_logo_svg.png 

2010南非世界盃足球賽標誌

 

By the underground, for the underground. This was made anonymously for the love of the sport and its ability to touch the whole world, if but for just a moment. Football, soccer, whatever - a rose by any other name would smell as sweet - no organization, no nation, no flag can overshadow its grace. It is all about our love for the Beautiful Game.

 

 

網路上自製的2010南非世足賽影片。音樂是索馬利亞裔的加拿大歌手K’naan,影片內容版權不詳,上文引自Youtube的使用者[3]敘述。

 

 

 

不可否認的是,足球對許多人而言,仍然有很大一部分只是一時的流行和熱情,當世界盃風潮過去後,便迅速冷卻、熄滅,如冬眠般等待下一個四年。對台灣人來說,在2010年本屆世足賽進入最後倒數的時刻,看球賽的同時或許我們也能想想,足球/體育如何影響我們的生活?值不值得我們投入創造體育友善的環境?

 

我們願不願意做些改變,讓充滿對立與衝突的社會,透過運動消彌暴戾之氣?

 

我們願不願意創造輿論,讓主管單位正視這個問題?

 

 

untitled.bmp 

2010年1月舉辦的台灣菲律賓足球邀請賽,女子組賽事爭球的畫面[4]

 

從自身做起,找個喜歡的運動,三不五時固定和同好切磋交流;即使只有一點點,透過運動,我們也可以替自己創造快樂,而不是只沉浸於四年一次的狂熱。

 

 

800px-Jakarta_old_football.jpg 

一位來自雅加達的印尼小男孩,捧著用舊的足球[5]

 

 

 


[1] 〈美麗的遊戲〉標題借用自20066月號《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這期該雜誌針對德國世界盃足球賽的舉行,特別收集了世界各地有關足球的報導,呈現該運動諸多不同的面向。兩句引文出自 K'naan - Wavin' Flag 的歌詞

[2] 兩張照片皆出自big picture網站「Soccer in South Africa」專輯:http://www.boston.com/bigpicture/2009/06/soccer_in_south_africa.html

[3]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MophHw6iX4&feature=related

[4] 照片出自《新紀元》周刊第175期網路版:http://www.epochweek.com/b5/177/8021.htm

[5] 未註明出處的圖片,皆來自於維基百科共享資源。

創作者介紹

城市所擁有的和欠缺的。

whiteligh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Olimpiyatları amınıza sokun ibneler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